给孩子一个简单的情绪方程式


我们都先学会解自己的情绪方程式,看懂自己最单纯的感觉,最单纯的情绪,最单纯的需要,学会温柔地陪伴自己经验此时此刻的感受。

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我的父母一起到香港游玩,那四天,我们三个孩子拿着父母亲留下来的零用钱,没人管的过了四天自在却又寂寞的日子,好不容易,父母回家 了,三个孩子围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箱,满脸的期待。然而,每开一包行李,就多了一次失望,满满的行李箱中都是药跟酒,就是没有一样孩子期待的玩具跟零食。

那一次的我生气了,我忘了我是怎么生气地乱吼,也忘了我骂了哪些话。我只记得父亲看着满地的行李箱后跟母亲说:“明天去福利中心,帮孩子多买一些吃的。” 果然,隔天傍晚,母亲下班后,我家的厨房堆了很多零食。

不过,我看着那些原本就熟悉的零食,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那时候我跟我的父母一直以为,我只是想要一些“台湾没有的新鲜玩意”所以闹情绪,后来我终于了解,其实我气的只是“原来你们放着孩子出去玩,却从来没有想到我们。”我气的是那种,被放下,被遗忘的感觉。

一直到现在,我才了解,以前很多生气的理由,背后的原因:

我生气“为什么大人可以看电视到半夜,小孩不行。”,后来才发现,我不喜欢的是九点一到,父母赶走我们,让孩子们在黑暗中边试着入眠,边听着另一个房间传来的微许灯光与电视的热闹声,我不喜欢那种被踢出去的寂寥。

我讨厌洗碗,不是真的讨厌那样的工作,而是讨厌大家吃完饭后留下满桌的油腻跟孤单的我,让我一个人在厨房,面对着油腻的碗盘跟客厅传出来的一家和乐。

小时候的我不懂,因此计较着大人看电视的时间,计较着谁洗几次碗,谁又从来不洗碗,常常为了这些连自己都看不懂的情绪,生气着,跟父母冲撞出更多的伤,也顶着爱生气、爱计较、脾气大的招牌,一刻都没有放下来过。

后来的我才知道,这样的迷惑影响我的人生,我在意着别人的感受、在意着别人口中的八卦、在意着怎么跟别人交待,而拖着一段关系,却不去真正面对‘早已经不爱了’的真正心情。

人生,懂得自己最单纯的情绪,懂得自己最单纯的想法,很多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而不需要拖着许许多多莫名的感觉与想法,伤人也伤自己。

最近,五岁两个月的女儿问了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哥哥,你的爸爸妈妈会打你吗?’,那个哥哥回答:‘没关系,等我大一点,换我打妈妈。’ 这样的回答传到了妈妈的耳中,妈妈慌了,从小就主张适当打骂的她,对这个孩子越来越没有办法,她不解地问我:‘我才刚刚带他去玩过迪斯尼乐园,怎么还会说 出这样的话?’

孩子母亲的问话,在我的脑海中一直盘旋不去,我常常看着共学团的小慧,还没有满两岁的她,几乎所有的感觉都会用言语表达了,哭泣到底是因为跌倒很痛?还是吓一跳?现在要的到底是食物,还是玩具?这样的感觉到底是害怕,还只是难过?小慧都可以很清楚地表达。

我也想起,女儿两岁的时候,每次到医院听到医生一说要打针,就大哭,我总是抱着她,温柔的安抚着她的背说:‘妈妈,也会很害怕,妈妈懂,这种感觉叫害 怕。’后来,等孩子情绪安稳时,我问她:‘是害怕打针哭?还是因为打针真的很痛?’她说:‘是因为害怕的哭,其实打针不痛。’

我们需要陪孩子找出最简单的感觉,最简单的情绪。

‘这样的感觉叫做忌妒,每个人都会忌妒,忌妒的感觉不好受,不过,不代表你不被爱。’

‘丢掉自己心爱的东西很难过,这种难过的感觉妈妈也有过,妈妈陪着你,等这样的感觉慢慢离开。’

‘这种感觉叫做思念,妈妈也会思念一个人,我们一起思念好吗?’

‘这种感觉叫做被忽视,这种感觉不好受,妈妈也不喜欢,不过,我们可以这样告诉对方.....。’

每一种感觉带着孩子认识,每一种感觉带着孩子慢慢地厘清,每一种感觉带着孩子慢慢地感受,每一个关卡陪着孩子度过,慢慢地,孩子懂得自己的感受,懂得自己要什么,懂得自己最单纯的感觉,懂得自己卡在哪里,懂得如何度过那个关卡。

也因为这样,我常常认为孩子的问题就是找出孩子卡住的症结点去解决就好了。困难的只是父母从没有看出孩子卡住的地方,也不想办法去解决。

这样的想法一直在我脑海中,从没离开过,女儿五岁两个月的时候,带着女儿到游泳池玩,我坐在泳池旁边,看着一对婆媳带着两个孩子走到儿童戏水池,那个哥 哥还没满三岁,看得出来第一次来游泳池,有点害怕,有点不知道这是哪里,又很好奇的左看右看。两岁多的哥哥战战兢兢的扶着游泳圈跟着妈妈走入儿童池,他的 小脚才刚刚碰到水,就稍微的缩了一下喊:‘冷!’,这时外婆一把用力地把他拉入水中说:‘快过来玩!’,孩子扑通地掉下水,虽然池子不深,虽然有泳圈保 护,孩子还是吓哭了,外婆说:‘水有什么好怕的?男孩子哭什么哭?’,然后猛地在孩子身上泼冷水,孩子的眼睛进了水睁不开,哭的更大声了!就这样声嘶力竭 地在泳池中哭着,还一直被骂‘男生这么胆小怎么可以?’。 孩子的妈妈把更小的孩子放进泳池,也任着孩子害怕的大哭,妈妈还跟哥哥说:‘要勇敢当弟弟的模范。’

我看着那个孩子,心中不舍得想着, 这个孩子好厉害,在他小小的心中要在同样的时刻处理着‘接触一个新东西’、‘水的温度造成的寒冷感受’、‘被姥姥吓一跳的感受’、‘被姥姥骂的愤怒’、 ‘被取笑胆小的心情’、‘眼睛被泼进水的感觉’、‘妈妈的期望’、‘弟弟害怕大哭的干扰’,这些加加总总的感觉混在一起,成了一个很难解的情绪方程式,孩 子到底懂不懂?

那个当下,我忽然懂了,有些孩子的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就只是因为他们遇到情绪问题的时候,可以很单纯的去面对自己最简单的情绪,不用一边感受失去东西的难过,还要一边处理大人的情绪。

不用一边感受自己忌妒的不舒服,还要怕被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就是爱乱生气’、‘别人在笑你了’。

不用一边感受自己的害怕,还要担心被骂‘有什么好怕的?’、‘胆小鬼’。

不用一边忍受着自己已经吃到快吐的感觉,还要怕被骂‘浪费食物’的吞下那口饭、也不用忍耐着被指控‘每天只想着玩,不吃饭。’的委屈。

不用满怀期待,穿着自己做的海报衣服展示给外婆时,被骂‘丑死了,快去脱掉’,一边面对着‘自己被泼了冷水的感觉’,一边面对着阿嬷的批判,一边又要处理着妈妈很正经地告诫‘自己喜欢就好,为什么要让别人影响你?’

不用一边面对着自己的小手还无法完全控制自如的挫折,一边还要被妈妈骂‘怎么摔破碗?’‘你是故意找我麻烦吗?’

不用一次处理太多的复杂状况,单纯地找出自己的感觉,单纯地处理自己的想法,也一次又一次地去练习着与自己的感觉对话,与别人的感觉对话。

慢慢地我懂了,有好多好多的孩子,每天在面临着比大人还要严酷的习题,在解着连大人自己都不懂的情绪方程式。

慢慢地我也懂了,父母失和、婆媳关系,对孩子的影响,其实最大的部分是,让孩子卡在更多人的情绪中,处理比别人更复杂、更难懂的情绪方程式中。

那个想打妈妈的孩子,累积了‘上次被妈妈误解的气’、‘去宜兰玩被误会就打的火’、‘回外婆家被父母丢下自己出去玩的寂寞’‘妈妈偏心妹妹的忌妒’、 ‘妈妈叫爸爸不要太疼我的怨’、‘每天被逼功课的不满’、‘每次随着母亲打骂情绪话语中的不满’,一个事件十个结,十个事件百个结,许许多多,多年的怨与 不满累积下来的他,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早已经分不清楚,哪些感觉多一点,哪些感觉少一点,哪些愤怒加一点,哪些情绪减一点。这么多难解的情绪 方程式,错综复杂的交织着,从孩子的功课,变成了父母的习题,变成了亲子间难解的方程式:

一个不是迪斯尼乐园可以完全解开的习题。

一个不是每天要称赞几次、每天要拥抱几次、父母要多付出、父母要爱多够,而可以轻易解决的问题。

现在的我,才终于懂了,我们之所以可以如此轻松的看着孩子们自己解决自己的争执,自己处理自己跟朋友们的关系,没有仲裁、没有评价,就相信让孩子自己去处理,只因为我们的孩子只在处理看懂情绪的加减法。

看懂自己最单纯的情绪,了解自己情绪的强弱,用最简单的方法,立即解决问题。

而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即使只有一个小小的事件,也每天都在处理着复杂的情绪方程式。

现在的我,感谢老天,让我一路贵人不断,因为数学不好的我,只想单单纯纯的处理着情绪加减法,陪着孩子过着简简单单懂得自己要什么,懂得自己在气什么又该怎么处理的人生。 感谢老天,我不需要去面对亲子间复杂难解的“情绪方程式”。



小盆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