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孩子模仿的榜样


我们成人在各个方面都是孩子的榜样,不论是我们的行为、我们的感觉、我们的思想,还是我们的态度。作为父母,这是我们最艰辛的任务。孩子与成人之间的连接越紧密,成人对孩子的影响越强烈。举个例子,如果妈妈或爸爸闯红灯横穿马路,给孩子留下的印象要比一个陌生人做这些深多了。只要有孩子在场我们一定且必须意识到我们是孩子的榜样

天使在我家

天使在我家

我们与孩子互动的方式严重地受到我们成长经历的着色。认识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但我们一定要意识到这件事并思考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必须知道如何选择并且为什么要选择某事和我们的孩子相处。

因此,孩子到底需要从成人那里得到什么呢。他需要一个榜样去学习。

当成人表现出有帮助的行为且总是在当下他所为之中,孩子的感官感觉会激发模仿。缓慢、稳定且以特定顺序发生的动作是孩子相对容易模仿的。我们会发现,有时候孩子会立刻模仿某个动作,而有时候模仿会晚些发生。在家里和幼儿园里我们会看到许多成人行为被迅速复制的案例。

在早年间,孩子身边环绕着的行为大多是烹饪、洗涤或修理。在华德福幼儿园我们会选择做这些真实的行为,我们知道这些真实行为对孩子模仿的重要性,就像孩子总是那样做的。一个所谓的“老派风格”的家庭生活里,家庭工作进行得缓慢而仔细,这会给孩子提供很有价值的模仿。

在家里,小孩子很少有到厨房里和大人一起做饭的机会。而幼儿园中最主要的分享活动就是烹饪。只要成人一开始为某个汤而切蔬菜,孩子们就会迅速聚集过来想给予帮助。成人内心平静地按照标准程序有条不紊地做饭,这样孩子们很容易跟上成人的节奏。根据不同孩子的年龄和发展阶段,每一个孩子参与的专业性、速度和能力会很不同。大一些的孩子会拿着刀子切蔬菜,而此时小不点儿们正忙着吃胡萝卜和触摸蔬菜。不论他们在做的是什么,他们都以某种行为参与到了这项把生鲜材料转变为一份汤的过程中。他们经历了从开始到结束,学习并理解了顺序,并将所看与所为连接起来。工作流程中的逻辑性越强孩子日后学习能力和理解能力的基础越牢固

另一个例子发生在成人的洗刷工作当中。这是一项孩子很快就可以参与进来帮忙的工作。如果我们随后转身去做三明治而留下孩子们继续洗盘子,洗盘子就变成了一件无聊的事,孩子们宁可去做三明治。孩子们想要的是参与到成人的工作之中

从很小的年龄开始孩子们就乐意成为我们的小帮手。即便一个3 岁的小娃娃也会从自己的有用之中获益。“你能帮我把苹果放到桌子上吗?”或者:“来,我们一起把苹果盘放到桌子上吧?”我们这样说,能给予孩子一种被信任的感觉。我们相信,他们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完成这些并能感觉到自己是有价值的他们会严肃对待。

我们的感觉、想法和态度相对于我们的所言所行,更加难以有意识地控制。我们都有自己的个人问题。当世界发生重大冲突时,我们会倾向于被吞噬。孩子并不需要那样,他们对于在日常参与中去处理事件的需求还远远没有被满足。当两岁的安娜从约翰那儿拿到一个球,对于他俩而言,没有任何世界性冲突比这件事更重要了。

作为成人,我们可以尝试,当我们走进厨房或教室时,把我们的问题放进外套里然后挂在墙上。如果我们能成功做到在开始一天的活动前放下问题,这将会给孩子和我们之间的合作带来巨大的帮助。没有人会动那件“外套”,它会一直挂在那儿,但也许经历了一天的过程它已经相对变轻了。

通过我们对所做之事的热情和诚恳,我们可以在成人和孩子之间创造出美好的关系。我们会犯错误,但我们时刻关注自己在做什么的意识,以及我们想要下次做得更好的努力,都会被孩子感觉到。

孩子们来到这世界的时候就装着满满的热情、渴望和进化的决心,但必须借助成人和环境他们才能完成剩下的部分。

根据每一个孩子不同的个性、性格和可能性,孩子物质体的存在和精神部分都要得到保护和发展。重要的是,孩子们经历了和我们在一起的愉悦,而且我们可以认出每个孩子的个性。

孩子在生命的头年学到的东西比之后的30 年都要多我们通过我们的态度而成为孩子的老师。每一件我们想要教给孩子的事,我们自己要做到。如果我们想要他们发展很棒的社交技巧,我们自己要对他人和世界显示出兴趣、关心和好奇心。如果我们希望孩子发展积极思维的能力,我们自己必须用积极的方式去思考自己和世界。所有这一切都会为健康的成长和学习构建良好的基础。



小盆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