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英童书米米系列


用米米为孩子说故事的乐趣

文 / 阿甲(知名儿童阅读推广人)

本文辑录自《新京报》书评周报头版

用图画书为孩子说故事,在我看来是一桩接力式的合作:作者与画者完成了故事,编辑与出版社造出了成书,然后故事人拿着书,与听故事的人共同来上演一出好戏。好的故事人要懂得在充分的合作中享受美妙的乐趣。

最近一次我到幼儿园说故事,没料到园里组织了108个孩子,小中大班混龄,坐成一个巨大的半圆形,而且这些孩子的家长们在后面又围成一个更大的半圆!刚到现场时我都有点懵了,这么多小小大大的朋友,怎么说故事、说什么呢?我立刻想到了米米系列图画书,当然,这样的场合只有米米才能救急!

米米是近年在台湾非常受欢迎的原创系列图画书,已售出十几国的版权,而且最近也刚刚在大陆出版了。我曾经给编辑、家长和稍大一些的孩子们说过米米的故事,有趣的是,这套看似非常低幼(一般人恐怕认为只适合婴幼儿读)的图画书,居然也能让四年级的小学生哈哈大笑,所以我对米米还是蛮有信心的。

那天的故事现场不适合打投影,我只能拿着书开始说:这本书的名字叫《米米说不》,周逸芬文,陈致元图。这里的文与图是什么意思呢?一个男孩抢着说:我知道,文就是打蚊子!一阵哄笑和嘻嘻哈哈之后,大家终于搞清楚那是作者和画家的意思。

我说:大家想见见这本书的作者吗?孩子们大喊:想——!

我说:那我们一起来喊喊作者的名字吧。大家一起大喊:周逸芬——!

奇迹出现了,在喊声中作者真的走到了孩子们面前!哇——孩子们很兴奋,在读书的时候竟然能把作者直接喊出来,这样神奇的事情并不是天天都会发生的。

好,我们继续说故事。你们看,米米是个什么动物呢?(我举着书走了半圈)孩子们七嘴八舌,有的说是鼹鼠,有的说是小狗,有的说什么也不像……我说,据画家自己说呀,这是一种全新的地下动物,就叫她小地鼠吧。你们看,妈妈刚给米米洗了个澡,擦干身子,故事开始了:

妈妈帮你穿衣服,好不好?——不!我自己穿衣服!——(米米穿衣服,终于穿上)

妈妈帮你倒牛奶,好不好?——不!我自己倒牛奶!——(米米倒牛奶,终于倒了)

这是一本需要一页一页慢慢翻的书,每次听到米米大喊“不”的时候,孩子们都特别兴奋,跟着自己也要喊出来,而看到米米笨手笨脚地穿衣服或是把牛奶盒子撞倒时,他们都笑得东倒西歪。这时候,我所做的不过是慢慢读、慢慢翻,尽可能想办法让孩子们都看到画面。幸好米米的画面足够大,而且故事的发展也不依赖画面中的细节。

当我读到第三次重复结构“妈妈开车带你去滑滑梯,好不好?”时,绝大多数孩子已经能自己猜出后面的话了,他们抢着要跑上来说“不!我自己……”。等看到米米滑下来摔跤时,已经有孩子从凳子上滑到地上打滚了。

可是最后读到:“妈妈好想抱米米哦!”我再问米米怎么说?孩子们大喊“不!”可是后面就有点犹豫了,怎么说呢?难道说“我不想妈妈抱”?想了一小会儿,还是一个小男孩嚷嚷起来:“我自己抱米米!”然后做出自己抱自己的样子。

我翻开了下一页:“我自己抱妈妈!”然后再翻到最后一页母女拥抱的温馨画面。所有的孩子和大人都忍不住鼓掌了。

趁热打铁,我接着又说了一本《米米爱模仿》,同样幽默温馨而且特别好玩,孩子们越来越兴奋,甚至要冲上来抢书抢话筒了!他们好像爱死米米了。我说,好吧孩子们,我们来玩个模仿的游戏吧,看看谁能来表演米米的故事。

在高高举起的小手林中,我选中了后面角落里一个文静的女孩,因为我留意到她自始至终都非常专注地听故事,并且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所以我断定她一定已经记下了所有的台词。请她妈妈上场时想不到比孩子还要激动。我们只是在台上简单对了一遍台词,这对母女就能非常清晰自然地把《米米说不》重演了一遍,演得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下一个,我要请一位爸爸上台客串。一位非常热情的爸爸跑上台来,还带来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这下子我们的故事变成了“爸爸+双胞胎米米”组合!两个小男孩在表达的清晰程度上显然不及刚才的女孩米米,但到了从滑梯上摔跤的一幕,他们表现出动作演员的本色,摔得十分逼真,惹得台下的小朋友们纷纷上来模仿。当那位爸爸从乱哄哄的孩儿群中抱起那对小兄弟时,我忍不住心头一阵暖暖的……

米米实在是那种与孩子十分贴心的故事。能读到米米的童年是幸福的,能与孩子们一起分享米米,同样是一种幸福。

和英童书米米系列

和英童书米米系列



小盆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