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棒底下培养出的是逆子


前段时间,父母来家里小住,无意中谈起大伯。母亲说,大伯现在靠捡废品生活,堂哥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卖了。

我的这个堂哥,不但是大伯和伯母的心病,父亲和叔叔在他身上也没少操心。堂哥是家里的长房长孙,爷爷疼奶奶宠,孩童时调皮捣蛋,不懂规矩,骂人顶嘴,以下犯上,一家人都没当回事。上学后,堂哥就成了一家人的心头大患。他在学校里惹是生非,和同学们打架斗殴,冲撞老师,老师怎么教育都无济于事,既然管不了就交给家长。大伯当时是乡里的民办教师,他教育得了班上的五六十个学生,却教育不了自己的儿子。伯母也是个没有母仪威严的人,脾气暴躁,反复无常。两口子对儿子非打即骂,大伯打儿子不分青红皂白,伯母骂儿子怎么难听怎么来。

大伯信奉不打不成器,认为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儿子就能成才。他对堂哥要求严格,放学后不能在外面和同学玩耍,在家里不服从家长的意愿,立刻棍棒伺候。伯母呢,儿子不听她的话或不如她的意,她不是揪耳朵,就是骂脏话。俗话说,常打不怕,常骂不惊。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堂哥变得更加桀骜不驯。起初不过是冲父母瞪眼犯浑,逐渐发展到拿菜刀、剪刀、斧子与人对着干,进少管所都不是一次两次。家人都觉得丢人现眼,大伯和父亲、叔叔不止一次地坐在一起商量怎么教育这个逆子。兄弟几个商量来商量去,商量出的唯一办法就是打,吊起来打,捆起来打,直到把堂哥打服为止。

我们家族对男孩子的教育一直秉承严厉至上,胆小的男孩被父母打几次也许就服了,像堂哥这种叛逆心强、报复心强的男孩,打来打去,胆却越来越肥。在堂哥眼里,没有国法没有家规,他从来不把老师和父母长辈放在眼里,天王老子他都不怕。

初中时,堂哥长得五大三粗,大伯渐渐打不了他了,伯母还是天天唠叨他。唠叨几句,堂哥还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唠叨多了,堂哥就打爹娘。我亲眼见过他拎着一把菜刀追着伯母在胡同里乱窜,伯母吓得东家躲西家藏,见人就下跪,求人家救救她。

初中没毕业,堂哥就休学了。退学后,他无所事事,成天在外面偷鸡摸狗,打家劫舍,让父母头疼不已。到了适婚年龄,大伯和伯母耗尽积蓄选了一处宅基地给他盖了一处新房。原以为他娶妻成家,就会收心好好过日子。没想到他们两口子常常吵嘴,打架也往死里打。儿子出生后,两个人就离婚了。

和老婆离婚后,堂哥把儿子交给父母,到城市里闯荡。春节有时回家有时不回,伯母突发心肌梗死去世时,他都没回来送母亲一程。伯父年纪大了,逐渐丧失了劳动能力,好在堂哥的房子建在黄金地段,每年还有一笔不菲的租金可以供给他度日。

去年春节,堂哥回到老家就四处找人卖房子,大伯想不通,却敢怒不敢言。堂哥说他在外面遇到点事,得花钱摆平。房子卖了10万,堂哥拿着钱一去不回头,大伯生病住院都是自己借钱看病。

棍棒底下出不了孝子,也打不出栋梁之才。惩罚教育需有分寸,赏识教育需有原则。两者结合,才能培养出一个心理健康的孩子。



分类:早期教育
标签:

小盆友推荐